阅读历史
换源:

第33章 第四十五章

作品:沥仙|作者:关门放鹤|分类:女生专区|更新:2019-09-12 03:31:34
  烟花巷内,红绡绿纱,好一派莺歌燕舞的景象

  “来,喝,今夜一定是不醉不归!”紫衣公子满面绯红的举起酒坛子“我干了”说罢便仰头豪饮,一片放浪形骸之意

  松了松衣口,这酒果然是好东西,只是越喝这心里头燥热得很,端起酒杯一口饮下“好酒”

  “果然是好哥们!我喜欢!来把这杯也干了”暖暖倒了一大碗给我“干了”

  撩起袖子,接过暖暖递来的酒碗一饮而尽“呼,你都喝了,你快把那坛子都喝了!”

  “男人算什么东西啊?他算是个什么东西!我这般容貌,这般身段,这般性情,竟然看不上?他是瞎了吗?”

  放下酒杯“他不是瞎了,他是脑子进水了,不对,那厮根本就没脑子!”说罢大大的打了个酒嗝“你说说,一个没脑子之人,你看上他什么了?你还为他伤心什么?”

  “是啊,没脑子的我怎么就喜欢他呢?可见,我比他更没脑子!”

  仰天长笑“你不是没脑子,你就是太真了,我同你说,你别再我眼前晃荡啊,我认真的同你说”用力的擦了擦眼睛“暖暖,你就,就不能太将情爱看做一回事,这古往今来的,多少怨女就是太将情爱看做一回事儿了!最终都是落寞收场的!你相信我,便是这样的!”

  暖暖撑起下巴,嘻嘻的笑道“你不明白,你若是体会过那种滋味儿,你一定不会这样说,再说了,你的身份,谁敢得罪了你?”

  嘴巴笑笑“我跟你说,你,你太”

  ‘哐当’眼前一黑,毫无知觉

  睡梦之中,只觉着泡在一个十分温暖的水池子里,舒服得我只想扑腾,可又不知道被什么绊住,没了扑腾的法子

  隐约一阵流淌的山泉之声传入耳中,四周是若隐若现的药香味儿,缓缓的睁开眼,简朴的屋内摆设,这是什么地方?我是谁?

  拍了拍脑袋,记忆倒是涌了上头来,昨个我跟暖暖下凡饮酒来着,我是醉了么?那这是谁收留我了?这里不是鹊山!环视四周好一番,我十分的确定,我真的从未来过此处,这是梦境么?用力的掐了掐自己,有知觉的。

  掀开被衾,踩在清凉的地板上,推开门,一座座俊秀的山峰,一弯赤练的江河,几只低飞的仙鹤,山峰云雾渐渐消散着,这么个水墨之地,这是哪里?谁带我过来的?

  “醒了?”

  听得声音我头皮不禁全麻了起来,这是何情形?为什么是沐尧上神的声音?

  用力的掐了自己一把,真的真的不是梦中!

  呸呸呸,即便是做梦,我也不会梦到他罢!

  “觉着奇怪么?”他将一碗黑漆漆的东西端到我的面前“解酒的汤药,不苦”

  往边上退了两步,尴尬道“那个,上神,是您将我带回来的?”他怎么知道我去了那里?

  “嗯,昨日我太过唐突,担心你一时之间不能接受,便往昆仑虚走了一趟,果然你偷偷的跑去凡间酗酒了”

  不是罢?他这般自作多情的觉着我会为了他酗酒去了?愈发尴尬的看着他“其实,我并非因您去饮酒的,我是陪着朋友一同去的,您昨日说的话我,我都忘了,您可千万别往心里去,我,叨扰您了,告辞”好可怕呀!感叹完便要往外跑去

  可,为甚

  手,又被紧紧的拽住!

  回过神惊慌的看着他“上,上神,您,您还有什么吩咐么?”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嘛!上神他到底是出于报复还是出于报复?

  这个死变态

  真是太阴暗了!

  “我们好好谈谈”

  “谈?谈什么?”我们之间有甚好谈的?我都不晓得我们之间能谈甚?

  “先回屋”

  “哦,好”应下之后忍不住狠狠的鄙视了自个一番,怎能如此没了骨气?

  我的铮铮傲骨你跑哪儿去了啊?平日间不是挺蹦跶的么?今儿怎跑得这般快?

  唉

  难受的搓了搓脸,这算什么事儿!

  “把鞋穿上罢”

  “啊,哦”三两步的拖着布鞋

  “坐”

  依言坐下“上神,您到底要谈什么?”

  “先把这碗汤药先喝了”

  心一横,拿过碗一饮而尽,放下碗,拿袖口擦了擦嘴角

  苦呀

  说好的不苦呢?

  “你可是一直都以为我对你心存芥蒂?”

  “什么?”

  回过神,低了低头,难道不是么?若不是心存芥蒂怎么那般喜欢阴阳怪气、夹枪带棒的跟我说话!可这话,我不敢说出口,真真是恨自己,怎能如此没了骨气?

  “你若不开口,我们之间的隔阂该如何消弭?”

  头更低了,都这样了还消什么?以后见着,我是能躲多远便躲多远,我虽不算年轻,也从未听见这样子的怪事罢!

  “当年之事,我从未介意过,只是每每年对你,却是不能释怀,只因我,也会害羞!”

  猛的抬起头,沐尧上神方才的话对我冲击得有些个厉害,害羞吗?看他如今,身子紧绷着,神情十分不自然,俊脸虽未红,只是脖颈与双耳却是泛出一片的粉嫩,应该是害羞罢?

  过了良久,惴惴道“所以,您是对当年我咬了您一口害羞么?”可这不是他说喜欢我的理由哪,这样的话谁咬他一口他就回喜欢谁了,支吾了一下“当年之事我的确是抱歉,害了您的清修,真真是对不起了”忽然想起二哥说过的话来,神族最有清修之气的上神一共是两位,一位是云冉上神,另一位是沐尧上神,不过这云冉上神看似飘渺清然,实则内心是十分火热的,倒是沐尧上神,在没遇见我之前的确是神形内外都是清冷的仙气。

  沐尧上神恢复了常态,道“或许,你便是我的劫”

  “所以,我若是没猜错,您就顺着天道之意,要渡这个劫吗?这才有了昨日的那一出?”那如果是这样的话,他的劫是我种下的,我若是依着他的意思,应该能解罢!

  “有起自然有落,我也是方才醒悟的,若是我早些承认,会不会就没有眼下的故事了?”

  若是我惹的小麻烦,我几乎是能推得掉都推掉去了,反正我没有背的黑锅迟早有人会替我背的,可这样子的大麻烦,我还是有原则的,隧道“既然是我种下的因,我自然会帮您解了这个果,您放心,这是我欠您的”说到底就是我欠了他几万年的孽情,如今只要摊开手的说清楚了,再陪着他渡完这个劫,让他了悟了,我也算是还了。

  “你这可是真心话?”

  十分认真的对上他的双眼“我自然是真心话,您一定放心,我一定帮您!”

  “哈哈哈”沐尧上神哈哈大笑起来,只是笑着笑着,这容貌怎么变成了二哥的样子!

  可不就是二哥的模样?

  满脸的不敢相信“二哥!怎么是你呀!”不是沐尧上神?

  二哥指着我的脑袋笑道“小丫头,你赶紧交代,昨个师兄对你怎么了?不对,是你们发生了什么?我倒是一定要听一听的,有内情呢!”

  伸手扶额,我这千算万算的,怎么就偏偏将他漏下了,本性难改,我竟被他那些时日的假象蒙蔽了,居然相信他真的改了!

  想着他的恶劣行径,一口白牙被我磨得噌噌作响

  “你做什么?瞧见是你二哥不开心么?”

  右手遮住自己的小脸,左手将他那张脸往外推开“我如今是翻白眼的气力都没有了,我不想看见你!还有你这张脸!”

  二哥掰下我的手嬉笑道“喂,小丫头,你□□将仇报了罢,你二哥我可是掏心掏肺的对你好,你竟然都不想瞧见我了,还有,你二哥这张脸怎么说都是神族里排前头的好么?多少仙娥对着你二哥垂涎三尺的,你倒是好,正眼都不瞧一下的?果然是长大了啊,脾性大了,如今都,唔唔唔”

  伸手捏住他喋喋不休的嘴,我这辈子也是遭了什么孽,摊上这么个二哥来了!

  死死的捏着他的嘴,恶狠狠道“信不信我把你剁了!”

  二哥一双眼睛眯成了月牙,嘴巴却吐不出一个字儿来

  “不准笑!”

  他的眼角越发的眯成了一条缝隙了

  “还笑!”

  腰上一阵巨痒传了上来,害的我直接丢了手往外头边跑边喊道“不是说好的不准挠我痒痒的,你也太言而无信了罢!我不同你玩了”

  “对你是不能讲信用的”二哥腿长飞快的将我困在角落里,张牙舞爪的看着我“你没跑开,这可怪不了我了?哈”

  双手合十可怜巴巴的看着二哥“好二哥,我错了,二哥,您就大人大量,饶我一条小命罢”挠我的痒痒,这不是要我的小命么?

  “饶你也不是不可以,不过”

  眼冒精光,一把抓住二哥魔鬼般的双手“您请说,尽管说!小弟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便是不记得了,也会搜肠刮肚的强行想起来,你看还不成么?”说罢十分狗腿的看着他

  二哥眼角弯弯“这可是你自个说道的,昨个你去沐尧上神那里,可是发生什么了不得的大事儿?快快告诉我来,我倒是好奇得很”

  一把松开了二哥的大掌“什么都没有发生哪!”我难道要跟二哥说昨个沐尧上神十分神经质的亲了我还跟我说了那几句话?

  “不说是么?”他哈了哈手“是你逼我的,不是没有给你机会,那我只能上酷刑了!”

  拼劲全力的将他死死挡住“别别别,我说还不成嘛!”

  二哥瞬间收住手居高临下道“赶紧的”

  理了理碎发“沐尧上神说,他喜欢我!”

  二哥将脑袋往前凑了凑,几乎脸盘子都要压到我脸盘子了“你方才说什么来着?”

  就晓得说了他也不相信,帮他的脑袋转了个方向,将手做成喇叭状,对着他提了声调“沐尧上神说,他喜欢我!”

  二哥将手背放在我的额前“不烫啊!怎么说瞎话起来了?”

  一把拍掉他是爪子,顺道白了他一眼“我很清醒!这是真的,他亲口说的他喜欢我的,他还”想了想,那事儿还是不说了

  “哈哈,既然清醒那为何要说胡话!”

  “你这种人,问也是你问的,如今我回答了你又不相信!不信算了”反正与我而言,这又不是什么好事情“我不跟你玩了,我回昆仑虚去”

  二哥一把将我搂住偏下头笑道“等等,你果然没骗我?”

  满脸的嫌弃“我骗你作甚?你不相信的话自己去问沐尧上神好了,反正话是他说出口的,难道他敢不认么?”

  “啧啧啧啧”二哥上上下下的将我打量了好几番“师兄怎么会喜欢你呢?啧啧啧啧,就这张脸,这身材,腿还短,啧啧啧啧”

  他这是看不起我了?

  罢了,我也懒得跟他计较,谁让他说的是实话来着,没法反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