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百零九章

作品:穿回民国做姨娘|作者:冷媚霜|分类:女生专区|更新:2019-09-19 13:35:58
  从四院出来之后,陆冷君朝着西边的偏院走去。

  到了西偏院门口,远远的就瞧见一个丫头坐在门外头嗑着瓜子,走近看清之后,陆冷君发现这个丫头她见过,她可是丫头中出了名刁钻的,好像名唤青昀来着。

  青昀看见陆冷君来了,站起身,皮笑肉不笑地冲陆冷君问着好。

  今天是陆冷君从何家外宅回来的第一天,家里面的下人们只知道陆冷君在外头受罚,加上外头的风言风语,和这几日众人对陆思诺的态度,只想着陆家姐妹俩都是不受宠的,所以没有太尊重着,只是看似走过场的问着好。

  陆冷君也没有放在心上,笑了笑,问道。

  陆冷君:“六姨娘呢?”

  青昀心道:才一回来就急着过来看里头那位,想必坊间的第二种流言是真的,姐妹两人真的是勾搭一气算计了自家少爷。

  这样一想,青昀更加不屑了,用手指了指里头,然后继续自己磕着瓜子。

  对于青昀的态度,陆冷君并不生气,只觉得好笑,放任青昀继续嗑瓜子,自己抬步朝里头走去。

  这西偏院原本是年久没人居住的,陆冷君进了大门,院子里头之前秋天落下的干枝子也没扫,有些坑坑洼洼的地方还积攒着之前下雪化了的水,现下已经冻成冰了,要说这人也已经搬进来有几日了,不至于如此邋遢才是。

  主卧的门紧闭着,陆冷君走上前,敲了敲门,然后屋内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想来是陆思诺了。

  【屋内】陆思诺:“谁?”

  陆冷君:“是我。”

  陆冷君的声音一出,屋里头没了回响,这几日的天气还正冷着,陆冷君想着等她请自己进去,那自己还不冻死了,于是乎也不在意屋内的人怎么想,自己推门就走了进去。

  陆思诺正躺在床上半眯着眼,像是刚睡醒的样子,看见陆冷君推门进来,睁开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陆冷君看。

  陆冷君笑道。

  陆冷君:“怎么?才几日没见妹妹就不认识我了?”

  陆思诺坐起身,冷冷道。

  陆思诺:“你是来看我笑话的。”

  陆冷君走到桌前坐下,伸手拿起桌上倒扣着一个杯子,准备给自己倒些茶喝,拿起茶壶才发现是空的,于是又放下,转向陆思诺,看向她的眼神并无半分嘲笑之意,皆是冷寒。

  陆冷君:“你听说过小人得志吗?”

  陆思诺虽然没读过什么书,但由于小人得志这四个字被人们广泛用于各种时候,所以她还是听过的。

  陆思诺:“你什么意思?是在骂我吗?”

  陆冷君笑笑,道。

  陆冷君:“虽说你是小人,可你并未得志,反而如此落魄,所以这四个字并不适用你。”

  陆思诺:“你!”

  陆冷君不理会陆思诺逐渐惨白的脸,继续道。

  陆冷君:“我的意思是,我并非是小人,所以无心过来特地看你的笑话,相反,我并不想看见你。”

  陆思诺将头扭到一旁,冷声道。

  陆思诺:“那你还来做什么?”

  陆冷君:“来提醒你,又或者说是来告诫你。”

  陆思诺:“告诫我什么?”

  陆冷君:“何家是高门大户,不比外头,规矩多的很也杂的很,即便我想万事小心,也总会在不经意间闯出许多祸事。何家里头的人看着散乱,当暗下里,每人与每人之间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我本不愿意来管你这档子破事,想叫你去自生自灭,又怕你继续做出像之前那等子蠢事,牵一发而动全身,加上老夫人的种种担心,我不得不来提醒你,安守本分。”

  陆思诺面上表情看不出什么,可抓着被子的手却早已紧握成了拳头。

  陆冷君冷眼看了看陆思诺紧握的手,面无表情道。

  陆冷君:“千万别觉得不甘心,觉得心中有恨,如果你想报复,那只会毁了你自己,言尽于此,好自为之。”

  说罢转身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出了门,路过青昀身边,青昀依旧坐着在嗑瓜子,见陆冷君出来,只是抬眼望了一下,屁股却像是灌了铅似的一抬不抬。

  陆冷君本都走过了,想了想,然后又退回来到青昀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青昀。

  青昀一脸无所谓的看了陆冷君一眼,依旧不站起来,坐着问道。

  青昀:“五姨娘又折回来做什么?找我有事?”

  陆冷君一笑,道。

  陆冷君:“希望你可以永远保持这样的态度对我。”

  留下这句让青昀不知所云的话便离开了。

  ——

  瞧着时间差不多了,陆冷君路过五院的时候,对着里头的梅梦,小五嘱咐了一声不必等自己吃饭。便去了四院。

  进了四院的门,兰彦已经来了。

  兰彦看见陆冷君,笑着走过来冲陆冷君打招呼。

  兰彦:“五姨娘好啊。”

  陆冷君:“小彦少爷好啊。”

  兰彦:“能回来,一定很高兴吧?”

  陆冷君:“既高兴,又不高兴。”

  兰彦只是笑笑,并没有再追问那句话的意思。

  这时菊花出来,看两人站在院子里聊天,上前笑道。

  菊花:“小彦少爷,五姨娘,您两位怎么站在院子里不进去呢?我家姨娘在里头等了半天了。”

  陆冷君笑道。

  陆冷君:“就进去。”

  不知道今天是因为陆冷君来了还是兰彦来了,兰心准备了一大桌的丰盛菜肴,有松花小肚,腊肉香肠,酱香肘子,西湖醋鱼,陪上几个青色小菜,看起来让人直流口水。

  兰心见陆冷君的眼睛都快掉到盘子里了,笑道。

  兰心:“快坐下吃吧,一会儿凉了就不好吃了。”

  独美食和帅哥不能辜负,这是陆冷君的人生座右铭。

  因为兰心和兰彦也都是熟人,陆冷君也不故作矜持,不客气的坐下拿起筷子就吃。

  陆冷君:“好吃好吃!”

  看着陆冷君狼吞虎咽的样子,兰心笑着伸手轻轻帮陆冷君拍着后背,笑道。

  兰心:“你慢些吃,谁还能抢了你的不成?还说在外宅二爷没短你吃喝呢,看你的样子像是三天没吃饭了似的。”

  陆冷君心道:可不是三天没吃饭么?前几日因着陆思诺,连文二人的事糟心了好一阵子,连着三天也没吃好睡好,早上因为急着回来,又只喝了稀粥,这会子正饥肠辘辘呢。

  兰心看着陆冷君,突然笑了。

  陆冷君:“你笑什么?”

  兰心:“你这样的吃相让我想起你刚进府的时候,那会子下人们都欺负你,在五院你吃不饱,跑到木槿厅去胡乱塞了一盘子糕点,结果碰上二爷进来,喷了二爷一身的糕点渣子。”

  陆冷君想起这一幕,也觉得可笑的紧,也跟着笑起来。

  一旁的兰彦听完,一脸不可思议的盯着陆冷君。

  兰彦:“你真喷了二爷一身?”

  陆冷君难为情的点点头,兰彦默默给陆冷君竖了个大拇指。

  兰心:“你这一去就是一两个月,都没人陪我吃饭聊天了。”

  陆冷君:“我不也是,你好歹还能自由出入呢,我可是一进外宅大门就被锁了,感觉进了监牢一般。”

  提起外宅,兰彦的表情变得凝重起来,陆冷君注意到了这一幕,问道。

  陆冷君:“小彦,你怎么了?”

  兰彦:“我想起了你给我的那碗汤药。”

  这么一说,陆冷君才又将这事拾回。

  陆冷君:“怎么样了?你不是带回去验了?”

  兰彦:“那汤药,毒性大的很,若是你那天喝了,会在一个小时内开始腹泻,两个小时内呕吐不止,三个小时后便会吐血而亡。”